丝瓜app视频下载直播在线观看

朝夕醒过来的时候正好是第二日的夕阳西下,一睁开眼睛,她就看到了沐浴在金黄色夕阳里的方程,眼睛里正带着金色的光芒,贪婪而又痴迷的望着自己,这一瞬间,朝夕竟然有些害羞,她笑着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方程难得看到朝夕害羞的小女人模样,急忙把她的手拿开,继续直直的注视着她,直到看得她面色绯红、连连求饶!

“怎么样?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方程低沉的开口问道,那嗓音温柔的简直快要捏出水来,

“恩?”

听到方程的话,朝夕突然间意识到自己被埋在碎石堆里的时候明明是受了伤的,她的身都很痛,脸也很痛脸?想到这里,她突然坐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四处寻找起什么来,

看着突然间大变的朝夕,方程有些惊讶,

“怎么了,朝夕,你在找什么?我帮你”

“镜子,我要镜子,我是不是毁容了?方程,你告诉我,我现在是不是很丑?”

朝夕瞬间的泪流满面让方程心疼不已,他一把搂过朝夕,紧紧的把她箍在怀里,一遍又一遍的轻吻她的头发,

“朝夕,你依旧很美,真的!你的脸上、身上下都没有一点伤痕!”

“真的?可我明明受伤了,我有感觉的”

大美女萌萌唯美清纯可爱

朝夕还是有些不相信,

“你身上和脸上不过是些皮外伤,至于你感觉到的蚀骨般的疼痛其实是你因为被压在山石下面而产生的惊恐感给你造成的错觉,加大了你的疼痛感!至于为什么愈合的这么快也许是我在矿洞里为你行了一遍气的原因,行气使你的气血运行顺畅,所以才导致了你的伤口加速愈合吧!”

听了方程的话,朝夕抬手在自己的脸上摸了摸,果然如他所说,皮肤光滑、细腻,似乎比之前还要更好了,她不敢相信的看着方程,蓦地,她笑了!

一瞬间,方程只觉得世间的花好像突然间争相开放了,自己不是在寒冬腊月里,而是在温暖的春天,朝夕就好像太阳一般温暖的照耀着自己!他看着笑靥如花的朝夕,情不自禁的向她的唇凑了上去,含住了朝夕的那一抹樱红!

朝夕欣然接受了这个时隔许久的吻,男女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神奇,不论什么样的矛盾,只要让彼此感受到对方是爱着自己的,那么一切都会解决,没人会再去追究谁对谁错,只要此时彼此内心中有对方就好了!

方程握着朝夕柔软的腰肢,长时间以来的之火以燎原之势熊熊的燃烧着,世间充满着各种各样的诱惑,可是他很开心,绕了一圈,自己还在朝夕的身边,而朝夕也依旧在他的身边!他当然不会饥渴到在医院里就要了朝夕,但是这一次他下定了决心,他明白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在有了更深一层的关系之后,他们的感情就会升华到更高的层次,他希望自己可以尽快的进入到那更高的层次!

可显然朝夕不是这样想的,她激烈的而且略带狂野的吻着方程,她略微冰凉的小手从方程的衣襟下沿伸了进去,在方程的胸前燃起点点烈火,这让方程有些招架不住,

“嘿,朝夕朝夕”

他控制着朝夕的手,可是又怕伤到她而不敢太用力,正在两个人激烈的上演着你追我跑、你跑我追的戏码时,门被推开了,惊得朝夕急忙害羞的将自己埋在方程的怀里!

而方程疑惑的向门口看去,想看看是谁这么没有礼貌,不敲门就进别人的病房!走进病房的是一对颇有气质的中年男女,男人气宇轩昂、女人雍容华美,当两个人看到躲在方程怀里的朝夕时不由得大惊,

“朝夕,你在干什么?”

中年男人立刻走上前,一把推开了方程,

“他是谁?跟你什么关系?”

方程看着男人一副蛮横的模样,刚要上前拎过他的领子理论一番,就听到朝夕淡淡的声音传了出来,

“爸,你怎么来了?”

爸?方程已经,吓得急忙缩回了自己即将伸出去的手,默默的、一副乖孩子模样的站在了一边!原来这两位就是朝夕的父母,果然好样貌那都是有好基因的,男的帅气女的漂亮,生出来的孩子怎么可能不完美!

方程正天马行空的想着,就听到朝夕的爸爸朝彦凡开了口,

“听到你的消息,你爷爷都吓病了,让我和你妈特意到秦安来看看你,可结果你竟然跟这个小子厮混在一起!”

朝夕的爸爸丝毫不客气的说到,这话听得方程眉头一皱,一个没忍住就开了口,

“朝叔叔您好,我有名有姓,我叫做方程,不是您口中的那个小子!矿区发生塌方,您的女儿被埋在碎石下面整整一天一夜,您来了之后不先问问女儿怎么样了,反倒说了一些我这个外人听了都觉得好笑的话!什么叫‘你爷爷都吓病了,让我们来看看你!’难道朝夕不是你们女儿吗?你们一点儿也不担心她有没有受伤、有没有流血、痛不痛吗?”

方程的话让朝彦凡有一丝丝的尴尬,朝夕妈妈也用一种埋怨的目光看着自己的丈夫,

“就是啊,女儿刚刚大难不死、逃过一劫,你说这些干什么?”

朝夕妈妈含着泪来到朝夕的病床边,拉过了朝夕的手,

“怎么样?让妈妈看看哪里受伤了!”

“妈妈,我没事,都是些皮外伤,医生已经处理过了!”

朝夕安抚着自己的母亲,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朝彦凡冲着朝夕妈妈说了一句便又转向了方程,

“我们朝家的女儿不允许软弱,朝夕将来是要继承朝家家业的,总是像小女孩一样软弱怎么可以?一点点伤不算什么,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反倒是你,要不是你从中作祟,朝夕也不用这么卖力气啊!跟沈家的合作毁了,害得我们朝家总觉得亏欠人家沈家的!所以朝夕向我保证这玉矿一定可以维持我们朝家未来几年的玉石储备,正因为如此,她才在矿区这么努力的工作着,要我说害她受伤的人就是你!”

看样子朝彦凡是个极度要面子的人,女儿不够强大、或是不够听话,那就是挑战他的权威、让他颜面扫地的事情!

“凭什么你们朝家的的女儿就不能软弱?被保护和被照顾是每一个女孩儿生下来就该拥有的权利,你们做父母没有权利剥夺她这个权利!朝夕之所以那么努力的工作,绝对不是为了做给我看的,因为在我这里,我只需要她做一个快乐的、满足的、单纯的女孩儿!他是在证明给你看,证明她配得上朝家的这个姓氏,配做你的女儿!可在我看来,应该努力的是你,你应该看看你自己,一个本应该可以为她扛起一切却把一切都交给她自己去抗的人,是否配做朝夕的父亲!”

方程似乎完忘记了对方有可能是自己未来的岳父,他只是就事论事的说着自己的观点,说得朝彦凡一时间没了话,

“好,既然你说朝夕是为了才努力的去完成玉矿的工作,那好,那玉矿我不要了,都给你们,所有的股权我部都给你们,为的就是让朝夕可以轻松一点儿,让她可以过二十多岁女孩子应该过的生活!你们呢?你们可以吗?为了她的快乐,你们会放弃什么?”

“方程”

朝夕有些听不下去,她哽咽的朝着方程叫到,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Tags: